玻玻Panther_

此人如挖掘机一般擅长挖坑
并且挖了就跑
真他娘刺激
微博:@玻玻豹_

Parked(4(伪DC拉郎实为AM

这次暂时没有老梅了因为我的金鱼脑忘了原定的剧情……对自己也是很服气,先瞎扯一天】

Damien看了看天花板上的洞,心里又泛起不安,根本没有任何,自然脱落的迹象,没有裂纹,它只是毫无预兆的掉下来了,像是故意想杀了Cathal。虽然不知道Cathal怎么躲开的,但万幸没受伤。
Cathal靠在他怀里持续懵逼,似乎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Cathal出于某些原因,并不打算告诉Damien,只说自己侥幸躲开,Damien只是担心,也没有再多问。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对不对,可能不该非要Cathal留下,如果自己害死他……他想都不敢想。而Cathal正在消化自己刚才神乎其技的静止能力,或许是魔法……?难道自己是变种人?!
Amani看看他们又看向碎掉的墙块,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。
不,两丝。

这件事之后,Damien不敢让Cathal离开自己的视线,他不能让他受伤。由于他这样想,让Cathal感觉自己就像养了大型犬,走哪跟到哪,上个厕所都非要站在门口等他。真不知道他哪来的时间看护他,像看护小婴儿一样片刻不离。Damien对此表示反正刚好在休假,就想照顾他。其实是他被辞退了,只是不想Cathal担心,虽然这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,Cathal并不觉得自己和他很熟。对Damien来说无差啦,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的。只是苦了Cathal,当初好像是被骗着他有病需要人照顾才留下的,现在自己倒是被伺候的跟王子一样,并且有个对自己超级不放心的仆人。

虽然Damien完全没恶意,但Cathal还是对他有所防备,毕竟,随便捡一个流浪儿回家也太扯了,谁知道他到底想怎样。Cathal虽然这样想,但心里还是被打动了,他不记得还有谁这样保护过他,这样重视他。
有时隐约想起有个人看不见他两秒钟就要大叫他的名字,但,鬼知道那是谁,他对以前的事已经没什么印象了,只能偶尔记起些细碎的片段,比树叶缝隙中漏出的阳光都要细碎……阳光照在他……金色的头发上……Cathal脑中浮现出模糊的画面,晨曦里,举着剑,充满自信和希望,鼓舞人心,但他还是想不起那人的脸,而且也很奇怪,那些服饰并不是这个时代流行的。

Cathal不愿多想,给自己一个理由说,或许是落水前看过的电影。
他想起被人从湖里救上来以后,大脑一片空白,像从未生活过,在医院待了很久终于被撵出去,漫无目的地瞎逛,才被人骗着吸上了毒。
真令人尴尬,若是能给他留点常识的记忆,他也不用这么落魄了。
事实上他对自己没有任何记忆,名字也没有,甚至Cathal这个名字都是因为医生挂错了牌才这么叫的,名字的主人似乎是在自己入院同期去世的。是个可怜人。
他躺在沙发上翘着腿,盯着天花板发呆想这些事,脸色却越来越差,手也微微抽搐起来,而他的神情越发迷离,似乎对自身的状况毫无察觉。Damien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,Cathal很可能是犯毒瘾了!他看着Cathal额头慢慢渗出的汗,使他的脸色看起来越发糟糕,Damien有些不知所措,他呼吸不太顺畅,喘得厉害,睁眼都很困难。Damien只能先把他抱在怀里,避免他有什么过激行为。Cathal还在少的可怜的回忆里泡着,他感觉自己像是又溺水了,手脚被绑着,他往下沉,离闪着光的湖面越来越远,他没挣扎,很奇怪,他没觉得害怕,只是迷茫。那湖很深很深,他沉到几乎看不到光的地方,终于被一片黑暗吞没。Damien抱着他,发现他几乎窒息,只能给他做人工呼吸,他紧张得要死,生怕自己哪步做错,要了Cathal的命。在他小心翼翼又焦虑地人工呼吸后,Cathal终于深吸一口气弹了起来,他挪开手臂让他呼吸。Cathal大口呼吸着,他看向Damien,皱着眉问他“我刚才死了吗?”就这样一个表情,一句话,Damien突然发现这并不是Cathal,他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这样的青年让他觉得更加熟悉。Damien看着他的眼睛,想看出点什么,他感觉Cathal变得不太一样了,但熟悉感更强了。青年还皱着眉,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奇怪表情,“你刚刚亲了我吗?”
Damien显然对他这样的反应有些懵,他的表情有些严肃,“因为我想救你。”
Cathal舒展开眉头,看着他的眼睛温和地道谢,Damien不知道说什么好,起身走向厨房打算给他倒杯水。

Cathal背靠着扶手坐起来,不禁微笑起来,他没想到一个人工呼吸居然能让他想起来点什么。
他想他们确实曾经见过,关系似乎也很好,他之前模糊记忆中看不清的人都是Damien那张脸,他们长得一模一样,只是头发颜色不怎么像,Cathal猜他是染发了……但他有很多事完全想不通,如果他们曾关系亲密Damien应该认识他;他们曾经一身中世纪的服饰,是一起演过什么话剧之类的吗?

Damien在打算把杯子递到Cathal嘴边时被他一把拽住,他完全没想到Cathal会突如其来地吻他,完全没想到。Damien一下也不敢动,直到Cathal放开他。Cathal吻他的时候,脑海里又浮出一些记忆,但没有更多了,他想起来金发的Damien的名字,他那时候叫Arthur。可能一个吻换一点记忆只能用两次,他看Damien愣着不知所措,突然也觉得有些尴尬,为自己的不过脑行为,他伸手接过杯子,脸上有点发烫。Damien看着他的耳尖隐约有些红,他想吻上去又很想跑,Cathal把嘴藏在杯子后面,低低地解释着,“我只是想感谢你……”他的语气弱得毫无说服力,但Damien立刻接受了这个说法并且逃离了现场,他把自己关进了房间,坐在地上靠着门开始思春。

评论(6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