玻玻Panther_

此人如挖掘机一般擅长挖坑
并且挖了就跑
真他娘刺激
微博:@玻玻豹_

Stuck on you【本亨【AU

(13
Henry一直有点心不在焉,他帮Mary洗着一堆盘子,他知道Gertie最近有点……不待见他?他当然会苦恼,他需要被他的家人所接纳,现在却好像他已经搞砸了一半一样。他把盘子一个个擦干放回柜子里,叹口气把手也擦干,打算回自己房间待着。
他从桌子上拿起手机,有几条信息,还有几个未接电话。都是来自Ben的。他看了一下,准备回拨过去,刚好Ben又打了过来,他很快接起来轻声问一句:“Hi?”他听到听筒里传出来Ben温和又听起来有些兴奋的语调,“Hey,”他尾音扬起来,似乎心情很好,Henry不由得也放松了一点,听他接着说“我在门口,出来吧。”
Henry走去窗边,看到他正举着电话对着窗口招手,他微笑一下,“我要挂电话了。”Ben却不乐意,“至少走到我面前再挂吧。”Henry轻笑一声,利索地下了楼,走到他面前,“现在我可要挂了。”Ben从他手里接过手机,“再等等。”他先抱了抱Henry,似乎那样能让他觉得安心,接着才挂断电话。Henry由Ben抱着,等他放开自己才开口,“怎么了?”Henry微笑着问他。
Ben盯着他,神情很是认真,“我下午和Gertie谈了谈。”Henry收起笑容,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,Ben接着说,“她告诉我说,只是因为怕你抢走我。”Henry没忍住笑了几声,“她明知道我不会!”Ben摊摊手又耸一下肩,“I know!小女孩嘛。”Henry夸张地龇一下牙,又问Ben“那你说了什么?”Ben把原话告诉他,不过省去了提及结婚的部分,他还没准备好,至少不能空手求婚,至少不能在家门口。Henry倒是放下心了,跟Ben随便聊了些什么,你知道的,恋爱嘛,也不需要有什么话题,只是什么都想告诉他。
两人在外面站了一会儿,只是说他们的一会儿,事实上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,本来是很美好的,除去蚊子和夏日专有活跃昆虫,他们不得不回家去,分别时Ben吻了Henry的脸颊。

Ben看着Henry进了家门便跑着回去了,他已经决定了,他要向他的恋人求婚。不过他需要女儿的一点帮助,他承认Gertie的审美要比他好啦。Ben拿着手机跑到Gertie门前敲了敲门,她一脸无奈地打开门,“又怎么啦,daddy?”Ben讨好地笑笑,把手机递到Gertie眼前,“拜托了宝贝,帮爸爸选个戒指吧。”Gertie神气地仰了下头,接过手机刷了几下,忽然惊喜地抬头看他,“这么说你会和他结婚啦?”Ben本想憋笑但是他憋不住,嘴角别扭又僵硬地翘着,他挤出几个字,“是啊。”Gertie微笑起来,继续看着戒指样式,轻声自言自语着,“那Henry就会真正变成我们的家人了。”但Ben当然能听到,他看着Gertie,安静地笑起来。
Gertie看了半天,选来选去,最后还是选了花纹简单不明显的素戒,尽管是素戒也还是比较昂贵,不过对Ben来说也是小数目。他本想线上付款,但他还搞不清楚Henry应该戴哪个号,只好默默截了图记下款式。Gertie显然对此很兴奋,对她来说成为家人显然更容易让她安心,Ben跟她反复交待了绝不能说出去,连Annie都不能分享。“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”这样的话说了不下十遍,确保Gertie记住了才停下。Gertie嫌他烦但是要忍住,毕竟她还想做花童,只好不耐烦的应下。
“那到时候我可以和Annie一起做花童吗?”她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盯着Ben,她的瞳色和他很像,都是那种清透的琥珀色,她眼里闪着憧憬的光,让Ben没办法拒绝。“当然,宝贝。”他温和地笑笑,“你想做什么都可以,不过你现在该睡觉了。”Gertie倒也听话,跟他说洗完漱就去睡。Ben放心地与她道了晚安,便也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Ben知道Henry明天有个采访,跟爷爷说好了明天他去送Gertie,第二天一大早借着刚睡醒的沙哑气虚打电话给上司装病,顺利请了病假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,连滚带爬跑去洗漱,收拾利索后跑去Mary那取经。
他确定Henry已经出门后,神秘兮兮地拉着Mary坦白求婚的打算,Mary很是惊喜,摩拳擦掌准备大展身手,她退休前可是策划的一把好手,虽然Ben其实只是想问问她Henry的戒指码,但看她热情高涨也就随她想了,嘱咐了她千万别说漏嘴才走。
Mary其实也不知道,但她当天晚上就趁Henry睡觉偷偷量了,又给Ben发了信,那架势活像团伙犯罪。
Henry被蒙在鼓里整整一个月,一个月他都经受着Mary时不时露出的奇怪笑容摧残,他对自己做错了什么相当困惑,害怕到甚至想搬到隔壁。

评论(3)

热度(10)